“营改增”推迟意味更浓
发布时间:2020-08-06 21 来源: 互联网

自2011年营改增试点方案出台至今,有关金融保险业营改增政策的研究和讨论,一直都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话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9月23日,保监会财会部处长郭菁在某次会议上表示:“保险业营改增实施时间较原预期有所推迟,年内可能不会实施。”

谈及原因,郭菁认为,保险业“营改增”有其难点和特殊性:首先,保险业营改增增值额不易确定。主要因为保险产品期限较长,许多产品类似于长期储蓄,投资收益体现为资金内生价值。

其次,金融保险业的收入与成本与传统行业不同。 具体而言,不同于工业或商贸公司成本费用发生在前,收入取得在后的特点,保险业务中保费收入的取得先于成本费用的发生;保险收入的确认与收取保费的现金流存在差异;成本?费用主要有赔付支出、保险责任准备金、佣金及手续费支出等;保险公司资产采购等支出较少。应该说,大多数成本费用难以取得增值税发票。

另外,保险公司分支机构较多,管理链条较长,管理难度较大等都是阻碍保险业“营改增”的原因。

另据中国证券报报道,郭菁透露:保险业“营改增”可能采取一般征收方式加以推进,即以销项税额减去进项税额的差额计税,税率预计为6%。原营业税下免税业务可望继续免征增值税,这在一年期以上返还型人身保险中或可得到体现。未来,保险业“营改增”将考虑对进项税严格实施“以票控税”,基于投资收益的不同类别可能适用不同处理,购买不动产的进项税可能需要分0至20年抵扣。

由于相关方案仍在制定过程中,所以最终方案如何施行尚待观察。以现有的推进思路来看,在计税上,如果业务收入按6%一般征收,且定价不变,保险公司业务收入将下降5.66%,因成本费用可通过抵扣进项而降低,收入下降对利润影响不明显。

在此前,元素说税公众号曾经披露了两个细节:
一,我们在8月28日《营改增最新消息:官方对营改增实施时间点措辞变化,年内全面试点或将流产》一文中关注到财政部楼继伟部长在8月27日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作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报告时,对营改增中剩余的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三个行业推进工作用“适时”表述,这与此前官方披露的“2015年全面完成”的措辞发生了变化。

二,我们在9月6日《“营改增”又起波澜:不堪税负之重,中旅协为行业上书请命》中披露了中国旅行社协会针对“营改增”后企业税负增加一事高调上书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
这两个细节与前述保监会人士的表态相联系,似乎印证了2015年全面完成“营改增”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中国经济网采访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刘的一席话值得关注,他说:应该说改革大的方向是明确的,只是在改革节奏上可能有所调整。“营改增”中剩余行业的推进工作要根据条件,条件成熟了就往前推,条件不具备时也不能硬推。

全面“营改增”这项工作不在于是否能按照预定时间完成,关键要看实际效果。当前形势下不能“为改而改”,要避免这种倾向。应当有一个机动灵活的调整机制,出现了新情况、新变化就要适当地调整改革的节奏。前段时间财政部楼继伟部长说“适时”推进“营改增”,就是指在适应当前新的条件下,用新的节奏来推进“营改增”。

目前,“营改增”已经进入了攻坚期。可以说现在的“营改增”是容易改革的都改了,剩下全是难啃的硬骨头。剩下的四个行业中,房地产业、建安业牵一发动全身,相互影响又带动多个上下游产业;金融保险业的业务种类较多又相对复杂,是“营改增”中难度最大的行业;生活服务业虽然业务并不复杂,但涉及细分行业较多,行业又处于长期不规范。
不过,改革只能往前进,不能后退,否则此前取得的改革成果将全部泡汤。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一方面,除个别行业外,“营改增”的减税作用明显,仅2014年一年就因“营改增”减税1918亿元。而2015年以来,由于覆盖范围更广,预计减税幅度会更多。

另一方面,本来可以因“营改增”规范作用带来的所得税收入增长,却因为整体经济形势不佳而没有出色表现;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环保税等增加收入的税收改革进展也并不十分顺利,政府寻觅替代税源的努力暂时落空。

在这种情况下,迫于财政收入的压力,“营改增”的步调就有可能放缓。

元素并不认为,现在“营改增”的推迟是出于技术层面的原因。政府之所以迟迟未公布方案,极有可能是出于经济考量。税制改革要为经济发展配套的,更要为经济发展服务。因此,元素认为:剩下几个行业的“营改增”的最终方案是啥样以及方案何时推出,都要取决于我国接下来的整体经济形势。

记得元素曾和某位老师讨论“营改增”的留抵税额时,老师就讲到了中央、地方财政的权衡以及方案设计团队的多次努力和调整。

张伟老师曾经在点评"营改增”时有段经典名言,元素深以为是——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组合,牵一发而动全身,几家欢乐几家愁:既要考虑税制原理,体现营改增改革初衷;又要顾及各行各业的利益不能波动太大,做到平稳过渡;最重要的是必须保证财政能够承受减税金额。

三个方面都理顺了,营改增这艘大船方能破浪前行,财政部总局的顶层设计者们着实是辛苦了!

Copyright © 2012-2020  ent.eicb.cn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